“你为白玉瓷,我为下品玉。”

【全职】【王杰希】哎哟我个智障为啥不早说啊(つД`)ノ

好想干说着给小天使们糖,然而其实是玻璃渣这种事情(¯﹃¯)
不过这确是是玻璃渣!be瞩目!
满满的负能量好糟糕
果然还是OOCand小学生文笔吧……
其实好像是因为梦见王杰希娶了我姐姐???【划掉!】
可是我没有姐姐啊[黑人问号.jpg]【划掉!】
求评论嗷嗷,好想知道小天使们是不是喜欢。


--正文
你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他,脸上不经意间露出紧张而又期待的表情。你微微弯起嘴角,可是却控制不住酸涩的眼睛流下泪水。
“你怎么了?”他注意到你的异样。
你拭去眼泪,装作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没事,替你高兴罢了。王杰希终于要嫁出去了啊!哈哈!”
他有些无奈地纠正你,你也只是笑了笑,不做声。他领着你,坐到属于你的座位,然后离开。
 
周围的人,你都认识——王杰希的朋友们、队友们。你冲着他们笑笑,然后自顾自地拿起那一小坛白酒,喝起来。
第一次碰这种液体,味道不算好,但是嗓子火辣辣的感觉让你暂时无暇去想他的脸。不太适应地咳嗽,引得旁人关注。
“没事吧?”那人的声音很轻柔,让你想起毕业那年,他的话语。也是由着这样轻柔的声音,传入你的心田。
他问你,等他拿到冠军,能不能和他在一起。你就站在他的面前,最后也没有告诉他你的回答。
没关系的,即使没有冠军,我也会答应你,和你在一起的。你这样想着,就这样想着,就这样一直记着他的这个问题。
可是当他拿到那枚戒指,却什么也没提,你也不敢去问。你们依然谈天说地,可是他的些许不耐烦,一览无余。
 
那个女孩站在他的身边,真的很合适。你看过他们的婚纱照,那沉甸甸的几本相册,捧在手上就像是碎掉的心脏。
 
你摘下自己的眼镜,趴在那块火红的桌布上,闷声答复那人的好意。
“队长真的,真的很爱她呢。”仪式开始的声音和那人的话语缠绕在一起。
你抬起头:“我知道,我知道的……求你别再说了。”泪水胡乱地占据着你的脸。
 
一小杯一小杯地,那一小坛白酒,被你喝得差不多时,你才环顾这张圆桌。气氛尴尬的让你有点羞赧:“……你们别在意我,王杰希好不容易结次婚的,哈哈。别在意我了。”
在眼眶里打滚的泪水,又不小心滑落: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卫生间……”你拿了椅背上的包,转身就走了。
 
好不容易整理好自己,准备回到宴席,远远地就看到他们站在那里。新郎黑色的西装,配着新娘纯白的婚纱。他们俩只要在那里一站,就觉得般配。
一步步地,好像踏在海绵上,头也开始有点晕。靠着那最后几丝清明,走回座位。几句寒暄毕了,新娘正要往你的杯子里倒雪碧,你用手指一挑瓶口:“不好意思,这是酒。”
你看着她愣了愣,道着歉匆匆忙忙地换了酒来。
一切又都顺利起来。你一口闷了杯中的酒,掏出自己的份子钱,又给了他们一个祝福的微笑。
你恍若未见他的一脸不满。等到新娘先走一步,他拿走你手中正准备倒酒的杯子:“你一个女孩子,喝什么酒。”那一桌的人,都静静地看着你们俩。
你一手拿着那坛差不多的白酒,盯着他看:“王杰希,你是在以什么身份禁止我喝酒?”
他紧皱着眉头,眼睛微微眯起。到最后也不过是拿走了杯子,什么也没说。你索性对着嘴,将那所剩不多的酒喝完,又重新趴下。
 
眼前一片黑暗,可是一切都又十分明晰。
你趴在桌上,他坐在你的身旁,转向你这边的脸上带着笑意,处在变声期的奇妙的声音,挠得你的心发痒:“你睡醒啦。”
你也笑笑,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继而坐直身子,问他老师讲到哪里了。
他那只修长的,白皙的手,在卷子上一点。而你则悄悄地低声向他道谢。
 
在回家路上,你走在他的身后,看着他挺拔的身姿。双肩背的书包上挂着的你送他的挂件。那是他去年生日时候,你亲手做的。
 
早晨时候,他等在你家楼下,等你一起去上学。你每天都能在阳台上看到他,然后匆匆忙忙地背上书包下楼。
早饭来不及吃,就随意地拿起一片面包。他仗着自己的身高,摸摸你的头,然后把自己的早饭分给你。一边又用那种极撩人的声音:“没关系的,我会一直等着你的。以后吃了早饭再下来。”
 
有了他,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忘记带雨伞,忘记带水杯,忘记带饭卡。因为他说,他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的。
 
婚宴终于结束,你拎着得到的喜糖,漫步在晚风正浓的街。昏黄的灯光洒在你身上,却一点点也感受不到温暖,只有冷,一直冷到心里。裹紧身上的风衣也没有一点点作用。
你不知怎么,忽然想到电视剧里的新娘和情人跑了的桥段。嗤笑道:“谁不是先领了证,再办的酒席呢?”
手机忽然聒噪地响起,屏幕上显示的是他的名字。
“你在哪里?喝了这么多酒还乱跑?”
你几乎可以想象他的表情:“我回家啊!马上就要到了。”看着眼前的漫无边际的街,不知通向哪里。
你没等他说话:“王杰希!接下来我说的话,可能会有些不厚道,你可以随时挂断。”
“你知道吗?我喜欢你。喜欢得心都要碎掉了。”
“记得你毕业时你问我的问题吗,现在我给你答案。”
“没关系的,即使没有冠军,我也会答应你,和你在一起的。”
对面是长久的寂静,而后是一句“你为什么不早说呢。”你愣愣地站在原地。啊,为什么不早说呢?
你蹲下身子,紧紧地抱着自己:“我到家了,先挂断了。”就这样吧,就这样吧。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,躺在街上。
第二天,从床上坐起身,捂着脑袋,看着他写的卡片。
 
我,曾经,那么喜欢你。
别再哭了。
 
昨天,你参加了自己的青春的葬礼。
--结束
感谢你看到这里(。・・)ノ

评论(5)
热度(27)

© 狸奴是只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